星期一, 5月 29, 2006

別忘了自己神明的名字

佛陀有個重生都是佛性種子的概念, 眾生皆可成佛.有意無意中也互為慈悲佈施者.

神隱少女中的魔域,住著失去名字的人.

要記住自己的名字才回得去人間.

順便提醒大家記住自己神明的名字,莫忘神性種子,否則紅塵滾滾,迷失浪灘,人生難得,不應浪費

南無阿彌陀佛的換帖兄弟

星期六, 5月 27, 2006

赫拉克利圖斯

愛迪生的實驗告訴我們:「還沒嚐過湯,先別急著加鹽巴。」
赫拉克利圖斯則要對你說:「預期每個意外的發生,否則你就找不到它。」
偶爾離開慣走的路徑,凡事保持好奇心,或許你就能看到不一樣的人生風景。

摘自http://www.readingtimes.com.tw/books/book_basic.asp?pclassid=CF&id=CF0128
時報閱讀網:還沒嚐過湯,先別急著加鹽巴
作者簡介:羅傑?馮?歐克 Roger Von Oech是「創意思考顧問公司」的創立人與總裁。「創意思考顧問公司」位於加州,專門提供激發創意與革新的方法。他為全球各大企業提供演講與專業課程,這些公司包括可口可樂、奇異公司、迪士尼、英特爾、MTV、微軟公司、美國太空總署、蘋果電腦、花旗集團與美國奧運協會。他之前寫作過兩本創意思考的書籍:《當頭棒喝》與《在屁股上踢一腳》,並推出廣受歡迎的《創意大驚奇》卡片書。他與妻子及孩子住在加州亞瑟頓城。

kamel說:
這是一本優秀的哲普與哲應著作
現在有很多優秀科普著作
優秀的哲普著作則不多見
大家可以參考冀劍志的網站

赫拉克利圖斯的創意洞察力
1宇宙以模式來說話。
2預期意外,否則你會找不到。
3萬事萬物川流不息。
4人不會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
5相反也會產生一種利益。
6當我們連結在一起,看起來卻毫無關聯時,就是最美麗的和諧。
7如果一切都在煙霧之中,鼻子就會變成有辨別力的器官。
8太陽不會超越他的極限,因為會被復仇三女神──正義的使者發現。
9喜歡智慧的人一定會對許多事物敞開心靈。
10我往內做自我研究。
11知道許多事也不一定會有洞察力。
12許多人沒有掌握住手心中最正確的事物。
13太陽消失時,我們就能看到夜晚的星光。
14最美麗的秩序就是漫無章法的毫無規則。
15事物喜歡隱藏自己的真實本性。
16這些人在面對生命時就像一個孩子在玩遊戲,跑來跑去,追東追西,想要擁有國王的權力。
17大海既是純淨的也是骯髒的:因為魚可以喝海水並賴以維生,人類卻不能喝海水,而且無以為生。
18在循環當中,終點也就是起點。
19疾病使健康美好,飢餓使飽足愜意,疲憊使休憩甜美。
20醫生加強痛苦以療癒病患。
21上去與下來都是一回事,沒什麼差別。
22改變使事物長存。
23在喝麥酒時要經常攪拌,否則就會沉澱下去。
24清醒的時候,我們共享一個宇宙,但是沉睡之後,每個人又回到屬於自己的世界裡。
25狗對著他們不了解的東西狂吠。
26驢子不愛黃金愛垃圾。
27每個行走的動物都被一根棍子驅趕著朝向自己的目的地。
28消除自大傲慢比消滅大火還要緊急。
29你的個性就是你的命運。
30太陽日日更新。
摘自http://www.readingtimes.com.tw/books/book_detail.asp?pclassid=CF&prodid=CF0128&descid=37854

星期三, 5月 24, 2006

酒神與阿波羅

校園音樂自力救濟--從北大專搖滾聯盟到台灣音樂革命軍
‘70年代台灣校園青年,在民族主義情感的驅使下喊出口號-「唱自己的歌」的。接下來的十年,風起雲湧的民歌運動襲捲校園,產生所謂「校園民歌」。校園民歌進入商業體制後,民歌運動中「探尋自我」的那一部份精神被打磨殆盡,只在校園裡留下「男生女生圍坐在茵茵草地上,抱著木吉他,快樂地唱著無邪的歌」這樣的畫面及遺風,他們唱的是「唱自己的歌」那個時代的老民歌。另一群校園青年,他們手上抱的不一定是木吉他,不在草地上唱歌,稱不上無邪,也不太快樂,因為他們沒有機會將自己的聲音傳到校園外。他們是校園的搖滾樂隊。
一般校園樂隊,除了救國團每年主辦的「全國熱門音樂大賽」,很少有機會登台面對群眾。樂隊組成後,經過一番練習和翻唱後,經過一段時間,總算有寫創作曲的膽量,卻立刻就面臨畢業、當兵、就業的人生轉折。當年搞的團,年輕時的創作,就冷凍在當事人的回憶裡,此外,沒有一點剩下。「就當做是年輕歲月美好的回憶吧!」步入社會的搞團青年都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沒有更長遠的企圖。
「校園有沒有音樂文化?」這是許恆維心中的疑問,當時他是輔大搖滾音樂研究社的負責人。一般說來,校園音樂文化主要發生於兩種不同的系統:一是吉他社、國樂社、…等等切磋樂器演奏技術為主的社團;二是愛樂社、視聽社、…之類以音樂欣賞為主的社團。搖滾音樂研究社介於兩者之間。進入輔大搖研社,許恆維從學長(包括當時<破報>編輯張育章)得到啟示,他了解到,校團裡表面上音樂社團林立,但是校園音樂文化貧乏,其實與校外無異,只是比較天真而己,校園總是被動地接受來自外界的影響。
只有少數例外的社團,如常與水晶合作舉辦音樂欣賞會的台大的視聽社,以及舉辦「酒神祭」的台大另類音樂社。雖然學生企圖以社團的力量發展出校園音樂文化,但各校音樂社團資源分散,辦活動不易集中力量。許恆維認為,要讓隱性的校園音樂浮上抬面,對台灣的音樂環境產生影響,極需要成立跨校組織,結合各校社團力量,一同籌辦活動,將校園樂團勢力走出校園圍牆外。
‘95年在墾丁舉辦的第一屆「春天的吶喊」,給了台灣搞團青年極大的啟示。外國人能夠在台灣搞這樣規模的搖滾演唱,我們為什麼不能?’95年5月6、7日兩天,台大另類音樂社、椰風社及師大附中吉他社,聯合在台大醉酒湖舉辦了有十八組樂隊參與,揚言要「奪回我們的音樂」的「酒神祭-地下發聲節」。這是音樂社團跨校合作的開始,就讀於輔大企管系的許恆維也在現場,他乘著大家熱情還在的時候提出「北區大專搖滾聯盟」的構想。

轉載自音謀筆記http://jeph.bluecircus.net/archives/90_taipei_scene/ecceee.php

曾經有人這麼做
相較於阿波羅的光明與理性
我們更迷醉於混沌之中


要理解酒神精神,我們首先得記住,把尼采推上哲學思考之路的並非單純的學術興趣,而是對人生意義的苦苦尋求。青春未必全是甜吻和鮮花。有這樣一些敏感的心靈,對於它們,青春意味著平生第一次精神危機,意味著某種幻滅和覺醒。似乎毫無來由,青年尼采突然對周圍那種喧鬧而又單調的大學生生活產生了隔膜感,他也絕不能忍受擺在他面前的做一個古典語言學學者的前途。不,他不能被某一種專門學問佔有,在一個小角落?畸形地生長。他熱愛人生,他要解這個人生之謎!--正是在這樣的心情下,他接觸到了叔本華的哲學。如果說有的書會影響一個人的一生,那麼,叔本華的《作為意志和表像的世界》對於尼采就是這樣。這本書試圖解釋人生之畫的全部畫意,正合尼采對哲學的要求,因而於尼采有了不可抵禦的魅力。
人生自有其悲劇性方面,一種深刻的人生觀是不應加以掩蓋或回避的。可是,許多世紀以來,悲劇意識似乎在歐洲消失了。歐洲人的精神世界,依仗著基督教和科學兩大支柱,似乎平靜而樂觀。基督教用靈魂不死的信仰來掩蓋人生必有一死的悲劇性質,用彼岸世界來為塵世生活提供虛幻的目標和意義。科學則引導人們注重外部物質世界,浮在人生的表面,回避人生的悲劇性方面和對人生意義的根本性發問。
文藝復興以來,歐洲人的基督教信仰已逐漸解體。上帝死了,宗教的慰藉不再能把我們帶進絕對的境界,生命的苦惱重新折磨歐洲人的心靈,要求哲學加以正視。叔本華是近代德國第一個正視生命的苦惱的哲學家,他認為要擺脫生命的苦惱非拋棄生命本身不可,自我與絕對相結合的唯一方式是自我的絕對不存在。這實際上是否認哲學在人生根本問題上能夠提供智慧。
當尼采以研究希臘悲劇開始他的哲學生涯時,他正是受了叔本華的影響,自覺地把生命的苦惱作為他的哲學思考的主題。但是,他不滿意于叔本華否定人生的消極答案。以尋求人生意義為使命的哲學,卻教導人們否定人生,這不是對於哲學智慧的諷刺嗎?他第一要承認人生的悲劇性,從而與基督教的虛假樂觀主義和科學至上的膚淺樂觀主義相反對,第二要戰勝人生的悲劇性,從而與叔本華式的悲觀主義相反對。他從希臘悲劇起源於酒神祭這樣一個藝術史事實中引申出了他的根本性結論:用酒神的智慧來戰勝生命的苦惱。
酒神祭是從色雷斯傳入希臘的一種神秘儀式。據傳說,酒神原名查格留斯,是宙斯和他女兒亂倫的產兒,後被泰坦肢解火煮,雅典娜救出了他的心,宙斯把它交給自己的一名情婦,食後懷孕,第二次生出酒神,取名狄奧尼索斯。在酒神節,女信使們排成狂野的行列漫遊,狂歌亂舞,濫飲縱欲。整個儀式的高潮是捕獲一頭山羊,或一頭公牛,或一個男人,作為神的化身,將其裂為碎片,然後飲其血,食其肉,以紀念酒神的肢解和復活,並借這種儀式與神結為一體,達于永恆。
對於尼采來說,酒神祭的重要性在於那種個人解體而同宇宙的生命本體相融合的神秘陶醉境界,在於酒神肢解然後又復活所表示的生命不可摧毀的象徵意義。他以此來解釋悲劇,認為悲劇的快感實質上就是個體通過自身毀滅而感受到的與永恆宇宙生命合為一體的酒神祭式陶醉。
《悲劇的誕生》談的是作為藝術種類的悲劇,然而悲劇藝術僅僅是尼采解決人生問題的實驗室。他由此提煉出來的酒神精神,是他的全部哲學的靈魂。其主旨是肯定生命,而為了肯定生命,就必須把生命本身所固有的痛苦和悲劇也一併加以肯定。生命的苦惱類似於愛情的苦惱。尼采常常把生命喻為一個嫵媚而又不馴的女子,她引誘我們,使我們迷戀,和她難捨難分,可是到頭來她又拋棄我們。那麼,我們就因此不愛她嗎?不會的。"對生命的信任已經消失,生命本身成為問題。但不要以為一個人因此成為憂鬱者!對生命的愛仍然可能,只不過用另一種方式愛,就像愛一個使我們懷疑的女子。"其實,生命的苦惱正來源於對生命的愛,愈是熱愛,此種苦惱必定就愈深。叔本華要我們放棄對生命的愛,滅絕生存意志,以此免除生命的苦惱。尼采卻主張出於對生命的愛而接受生命固有的苦惱,通過高揚生命意志來戰勝生命的苦惱。這是兩個人根本不同之處。

轉載自http://lianzai.book.qq.com/book/3562/0027.htm

期待酒神祭的完成

莊子為何拍"431革命嘻皮"紀錄片

莊子跟評審講了兩個故事跟431的關聯,於是在80幾部紀錄片中,唯一中選
莊子以此片為431革命嘻皮的電影前傳,電影要把親朋好友的故事全拉進
其一:
黑澤明自傳(癩蛤蟆的油)Something Like An Autobiography

癩蛤蟆的油」可以治療別人燒燙傷,卻難以取得.
書名用的是日文典故,指的是把蝦蟆關在玻璃箱內,蝦蟆看到自己鏡中的奇醜倒影就會嚇出一身油來,文人藉著這種反省觀照來惕勵自己.
431革命嘻皮就像癩蛤蟆,此片為鏡,用自己的醜陋嚇嚇自己,擠擠救世的油

其二:<儒林外史>作者吳敬梓敗光家產,鄉裡傳為子弟戒

吳敬梓的生父名雯延﹐吳敬梓是他的三個兒子中最小的一個﹐自幼便被過繼給長房吳霖起為嗣。吳霖起曾任江蘇贛榆縣教諭﹐在吳敬梓考取秀才的雍正元年(1723年)死去。吳敬梓自小聰明過人﹐對文學創作表現出特別的天賦﹐14歲起﹐便因跟隨父親到各處做官而有機會獲得包括官場內幕在內的大量見識。

吳敬梓對當時官場的黑暗、士人追求功名的醜惡及世俗的淺陋深惡痛絕,於是把滿肚子的 憤世嫉俗寄託於文學創作中,寫成了《儒林外史》。《儒林外史》全書56章,由許多個生動 的故事聯起來,這些故事都是以真人真事為原型塑造的 .

  吳霖起死後﹐近房中不少人覬覦遺產﹐因吳敬梓是嗣子﹐便給了他們以可乘之機﹐于是發生了“兄弟參商﹐宗族詬誶”的爭產糾紛﹐乃至親族沖入家中攫奪其財產。雖然最後他繼承了父親的遺產﹐但因爭產之事深受刺激。此時的吳敬梓無心做官﹐對虛偽的人際關系又深感厭惡﹐亦無意博取功名﹐便開始揮霍遺產。

  不善持家的吳敬梓在30歲以前﹐就將田產房產全部賣光﹐是族人眼中“田廬盡賣﹐鄉裡傳為子弟戒”的敗家子。但就是到了“白門三日雨﹐灶冷囊無錢”的地步﹐他仍拒不參加科考。當“長老苦口譏喃喃”干涉他的自由時﹐他“叉手謝長老﹐兩眉如戟聲如虎”。輿論和壓力紛紛襲來﹐吳敬梓根本不在乎﹐再煩我﹐就走人。身無分文的吳敬梓在33歲時移居南京﹐開始了他的賣文生涯。

431哲學8怪,也是另類鄉里子弟戒 <在每個書桌上刻著"讀書莫學431">

莊子以何種角度拍"431革命嘻皮"

431哲學六怪--流 ; 連 ; 荒 ; 亡

孟子曰:
從流下而忘返, 謂之流;
從流上而忘返, 謂之連;
從獸無厭, 謂之荒;
樂酒無厭, 謂之亡;

《孟子.梁惠王下》
昔者齊景公問於晏子曰:「吾欲觀於轉附朝,遵海而南,放於琅邪。吾何脩而可以比於先王觀也?」晏子對曰﹕「善哉問也!天子適諸侯曰巡狩,巡狩者,巡所守也;諸侯朝於天子曰述職,述職者,述所職也。無非事者。春省耕而補不足,秋省斂而助不給。夏諺曰﹕『吾王不遊,吾何以休!吾王不豫,吾何以助!』一遊一豫,為諸侯度。 今也不然,師行而糧食,飢者弗食,勞者弗息。睊睊胥讒,民乃作慝。方命虐民,飲食若流。流連荒亡,為諸侯憂。
從流下而忘反謂之『流』,
從流上而忘反謂之『連』,
從獸無厭謂之『荒』,
樂酒無厭謂之『亡』。
先王無流連之樂,荒亡之行。惟君所行也。」景公說,大戒於國,出舍於郊。於是始興發,補不足。


〔注解〕
(1) 從流下:讓船順流而下。
(2) 從流上:讓船逆流而上。
(3) 從獸無厭:打獵沒有節制。
(4) 樂酒無厭:喝酒玩樂沒有節制。
◣典故說明◥

在《孟子.梁惠王下》記載了齊景公和晏子的談話。晏子是齊國的賢臣,齊景公問晏子,要如何出巡才比得上過去的聖君?晏子答說:「從前的君王出巡,是為了工作,巡視諸侯所守衛的疆土,聽諸侯報告工作情況。春天出巡是巡視耕種狀況,救濟有困難的人民;秋天出巡是考察收穫情形,補助缺少糧食的人民,所以以前的老百姓非常歡迎君王出巡。現在不同了,君王一出巡就興師動眾,勞民傷財,只圖自己玩樂,連諸侯也很為難,這與過去聖君為體察民情而出巡,實在差太遠了。」後來「流連忘返」這句成語就從這裡演變而出,用來指貪戀沉迷而不願離去。

利用生物本能的方法消滅果蠅群


最近aliong家買了些水果,果皮丟在垃圾桶,結果沒想到,吸引了一批果蠅.

果蠅成群到處飛,從廚房到客廳,空手捉飛蠅,一指神功,沒用, 打也打不完.

以前看過人用水袋或光碟片掛在屋簷嚇嚇蒼蠅,aliong也放了幾張光碟片在果蠅出沒的地方,
結果他們繁殖得更多更利害了........沒用,氣得aliong點燃了一些艾草,想把她們用煙薰及電風扇吹跑,
結果只薰得自己滿屋子的濃煙,趕快開窗真怕隔壁以為有人燒蚊香自殺.

光碟片髒了需要清洗,aliong拿個盤子將光碟片浸在水中,晚一點再沖洗.

到了晚上卻有驚人發現,盤中竟然已經飛進十幾支果蠅淹死了.

aliong繼續實驗,將浸著光碟的盤子移往抽油煙機的燈光下,看看晚上怎樣.

隔天早上起床一看,哈哈........盤中一點一點的,像宇宙中的繁星.

不用暴力打痛自己把果蠅拍碎,不用殺蟲劑毒殺地球毒到自己,不用黏膠黏著不衛生的果蠅又放好幾天才有用,清理時還會黏髒到自己,
這是aliong的新發現..............果蠅愛在會反光的水池游泳

這是用最環保最生物本能的浮浪貢方法消滅果蠅群.......

如果這方法可幫你解決煩人的果蠅群請推廣


aliong

星期三, 5月 17, 2006

(無米樂) 之後紀錄(431革命嬉皮)

「無米樂」之後 攜手紀錄431革命嬉皮
番薯藤中時電子報刊載於2006.5.17中國時報娛樂版頭條(旁邊是天心)
張士達/專訪 2006-05-17 04:00

紀錄片「無米樂」不僅創下驚人票房,更感動了無數人的心靈。莊益增與顏蘭權這兩位導演,在紀錄了樸實的稻農後,將鏡頭轉向了一群知識分子。這是一群台大哲學系學生,他們夾在為生活打拚的上一代以及享樂主義的下一代之間,掙扎在狂妄的理想與現實生活的夾縫間,他們是一群「431革命嬉皮」。




由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辦理的「視聽媒體藝術專案補助計畫」,今年從45位具4年以上專業的音像工作者中,遴選出4位獲補助者,除了「431革命嬉皮」獲100萬元外,其他還包括邱立偉的動畫「日軍的寶藏」獲120萬元、陳明和動畫「根」100萬元,以及王俊傑的實驗作品「大衛天堂」80萬元。

當年台大哲學6怪 今如何?

「431革命嬉皮」這個名字,來自於1980年代台大男一舍的431寢室,有6個男生被稱為台大的哲學6怪。他們都是吸收了歐美思潮的存在主義的信徒,懷抱著左派改革的理想,成為當年的學運分子與社運先鋒,不過卻也不曾受過任何的政治迫害。從當年的青春正盛到如今年過40,這群人依舊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堅持著生命的吶喊,他們都無法成家立業,以社會世俗眼光來看,都是不長進的一群人,也是長不大的一群人。

顏蘭權表示,這群5年級生的生存時空其實是很尷尬的,堪稱是「最幸運的一代,同時也是最不幸的一代」。他們上一次所拍攝的「無米樂」中的稻農,其實正是再上一個世代的人的代表,一輩子受制於社會規範,為生活打拚,讓下一代衣食無虞。而受惠的這群5年級生,則享有如脫韁野馬般的狂妄思潮與社會理想,既無法像上一代一樣刻苦耐勞,又無法像新生代那樣真正的享樂至上,甚至往往一直到快40歲都無法擁有穩定的經濟能力。

郝志亮、沈懷一 都是嬉皮成員

即將被莊益增與顏蘭權紀錄的這群「革命嬉皮」中,不乏是台灣藝文界人士並不陌生的:音樂鬼才郝志亮與沈懷一,以金門王與李炳輝的「流浪到淡水」專輯一炮而紅,至今依然是音樂工業的邊緣人;投身社運的劇場工作者耿一偉,20年來累積的財富只有一屋子的書;以及最有「成就」的何宗憲,早年是優劇場成員,如今考上中醫執照,成為病人眼中的救世佛陀。當然,還有一個「431」成員,就是導演莊益增自己。

莊益增與顏蘭權從3、4年前開始整理這些「431革命嬉皮」的生活紀錄。對於鏡頭前的這些對他們自己來說最熟悉的這一群人,他們還計畫以搞怪的方式,加入一些例如孔子的名言之類的註腳在片中,既可彰顯這些人與這些古早教誨背道而馳的荒謬,卻也同時強調他們在社會集體的妥協墮落中,以另類方式忠於自我理想的一面。在這個崇高理想已經被消磨得非常不堪的年代裡,這群革命嬉皮在片中所呈現出的20年來的生命切面,也許將提醒大家曾經有過的那一絲最狂妄的夢想。

星期二, 5月 16, 2006

拍電影

前兩天母親節回家才看到國藝會寄來的季刊,裡面赫見!!

95年度視聽媒體藝術補助 莊益增,顏蘭權<<431革命嬉皮>>,補助100萬:

在風起雲湧的一九八○年代,有幾位台大哲學系的學生,熱愛存在主義的虛無,同時又懷抱左派改革的高度理想……。故事記錄著台灣四位另類的藝術工作者沈懷一、耿一偉、何宗憲、郝志亮,二十年來看似千變萬化的生活滄桑,卻又不變的生命青春,企圖捕捉永遠被忽略、卻遠比主流還要重要的……那股來自民間的力量,呈現台灣藝術邊緣份子的自處之道,以及一九八○年至今的時代變化。

總計45件投數,4件中選,評審張照堂,吳珮慈,李泳泉,林志明,張榮貴,陳瑤,黃明川,很屌的是,其他三部都是動畫

好棒耶,真的要做! 莊子蘭權真厲害!
不過還是要小小兔槽一下,不要電影拍出來看似千變萬化的二十年滄桑竟是一顆啤酒大肚,哇哈哈哈哈


anchi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