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02, 2006

擷取的文章,猜猜他是誰

轉載自"徹的練習本"


一九九零年前後,是台灣社會運動蓬勃發展的時期,威權體制即將奔崩盤的年代,每隔不久就會有大型的社會運動,那段期間我總是活得很刺激很忙碌。說起來,我青春期的叛逆與激情幾乎都消磨在這些抗爭中。

要說起學生運動,我想沒有人能遺漏一九九零年三月學運,也就是著名野百合學運。

大學時代念哲學系。我之所以念哲學,說穿了只是分數上偶然,當時台灣的大學並沒有攝影系(說不定現在有了。),說真的,念什麼系對我都沒有差別,除非考試和老師的定期點名,我幾乎不到學校裡去。我每天騎著二手凌風機車,背著尼康(NIKON)相機到處拍照。每週有三天我在快速沖印店打工,在那裡工作我不但可以用員工價買到底片,還可以偷偷沖洗自己拍攝的照片。


那一年,我剛升上大二。過完寒假,我集我所有的壓歲錢和打工費,還不夠買一支想要的鏡頭。

開學不久,在三月十三日,當時的國民大會通過臨時條款修正案,將75年增額代表任期延長為九年,創下國會議員自行通過延長任期的惡例。

國民大會破壞憲政體制、違反民意的自肥做法招致全國各界強烈批判,「罷課、罷稅、抗稅」的呼聲四起。民進黨黨主席及國代赴總統府請願,遭到抬離毆辱,使抗爭強度節節升高。

這時候,北部幾所大學同學,開始集結在中正紀念堂靜坐示威,中南部大學校園開始出現抗議海報。沒多久,跨校際的教授組合成立,計畫從十九日起發動「靜坐、罷課、罷免、抗稅」的抗爭活動,並訂為「民主教育週」,採溫和、彈性的方式罷課,以課外活動的教學方式進行民主教育。全國各大學師生陸續加入。十九日上午開始有同學發起絕食抗議……。

發起活動的老師與同學很明確地拒絕其他政黨與社會團體加入這個活動,使得活動現場少了幾分肅殺之氣,各校的老師和同學輪番上台演講,講述的內容都是些有關「自由」、「民主」的概念,現場有社會各界熱心提供的食物、飲水和書籍等。

說真的,我對他們所大聲疾呼的那些東西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會出現在那裡,唯一的理由是「拍照」。

我拼命地按著快門。演講的人、吃東西的人、靜坐的人、參與絕食的人、嘻笑聊天的人、還有手牽著手的情侶……。
三月學運在當時的總統李登輝接見七名學生代表,並接受他們所提的四大訴求後,歷經一百五十個小時,參與示威活動的同學在廣場上留下一座野百合的雕像後平安落幕。

1 Comments:

At 星期一, 1月 02, 2006 9:49:00 上午, Anonymous camel said...

不知道是誰

 

張貼留言

<< Home